落澜。

名字叫落澜。是个文手,偶尔画画,目前沉迷于J家男人们的美色,混过刀剑乱舞,不和刀谈恋爱主义,产出缓慢,只会产日常,如有OOC请指出,不喜请轻喷,感谢来访。

©落澜。
Powered by LOFTER

【Unlight/史塔夏&伊芙琳】手提玩偶。

用来参加女子会企划的文。

大小姐的戏份有点多注意,繁体注意。

祝阅读愉快。

==========================

那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的一天。

戰士們看到大小姐滿臉緊張的拿著抽獎券走進了暗房——雖說抽不到想要的東西滿臉失落的大小姐已經是戰士們常常看到的景象,但小女孩緊緊捏著藥瓶或者白色石楠花一臉失落的樣子還是讓幾位戰士不得不嘆息著走上前去拍拍頭安慰著人偶娃娃。當他們剛想到這次又會是什麼東西時,人偶少女已經尖叫著從暗房裡沖了出來,懷裡抱著一個什麼東西,她像一陣旋風一樣掠過走廊——接著踉踉蹌蹌的跑進了大廳,一把抱住了那位紫髮女孩的腰部。

“咦——?”

女孩滿臉困惑地看著抱住自己的人偶,按理來說人偶雖然很喜歡她但也不至於做出這樣的舉動……當她看著跑了一大圈累到不停喘氣的人偶,想著她接下來要幹什麼時,那只纖細的手臂抬了起來,手裡高舉著……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娃娃。

“我抽到了史塔夏的娃娃!”

人偶尖聲尖氣地叫到,接著洋洋得意地把娃娃給了她。是的,這是大小姐的特殊癖好之一——把娃娃給相應的戰士保管。

而之後,史塔夏也確確實實地感受到了那娃娃有趣的地方——有一次她凝視著娃娃時,她發現娃娃的頭髮變紅了,接著過了幾秒,娃娃的紅髮竟然飄了起來,與她開啓殺戮模式時一模一樣。

她對這一發現感到驚訝與愉快,於是她抱著娃娃跑出了房間,打算找些什麼人來問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很快,她便找到了目標。

“喂——伊芙琳!……”

被叫到名字的魔女小姐猛地抖了一下,顯然伊芙琳不太喜歡突然到來的人——那位戴著兔耳般頭飾的紫髮女孩混亂的思維方式和瘋狂的舉動總讓她頭痛想吐。但她還是以友善的態度回應了她。

“嗯、怎麼了嗎?史塔夏……?”

“你看!”

她幾乎把娃娃貼在了伊芙琳臉上,伊芙琳向後退了一點,似乎不太明白她的意思。眼罩外的那只橙色眼睛細細打量著史塔夏手裡的娃娃,很快,她明白了史塔夏想表達些什麼。

“嗯、我覺得。”

她思考著合適的措辭,生怕某句話會戳中讓對方做出不正常舉動的開關。

“我覺得,說不定有些魔力在裡面……呢。”


“……魔力?”


“……嗯,是有些不可思議的東西……吧?”

她小心翼翼地解釋著,時不時看著對方的表情,考慮要怎麼逃跑才不會被捉住。

“那伊芙琳的娃娃呢?大小姐也給了伊芙琳的娃娃吧?!”

“……咦?”

她沒想到史塔夏會是這種反應——她以為史塔夏一定會把話題拐到殺戮上去,接著追著她跑遍整棟宅邸。

“唔嗯——是的,大概在……我的房間……”

伊芙琳小聲的囁嚅著。

“我想看——!呐,伊芙琳借我看嘛!伊芙琳的娃娃也會有魔力的吧?”

“唔嗚。”

她小跑着回到房間取來了娃娃,放到史塔夏的旁边。

那個娃娃做的和伊芙琳十分相像。和其他手提玩偶一樣一隻手舉起供人偶娃娃可以牽著它,另一隻手舉著一根小小的魔杖,伊芙琳用那根更大的魔杖戳了戳它後,那根小小的魔杖頂端突然噴出了幾個金光閃閃的星星。

“唔呣呣——如果是這樣做的話,會不會痛呢?☆”

史塔夏扯了扯布偶柔軟的臉頰。

看著這種舉動的伊芙琳嘴角抽搐了幾下——雖然那只是個娃娃而已,但伊芙琳可以對她最喜歡的花朵發誓,她的臉頰傳來了如同真的被撕扯般的痛覺。

“伊芙琳把伊芙琳的娃娃借給我吧——?”

“咦?”

“借給我嘛——我拿走囉?”

“欸——史塔夏……”

剛剛的痛覺一定不是真的。

伊芙琳一臉驚愕的看著史塔夏興沖沖的將兩個手提玩偶一併拿走。


希望那個娃娃不會出什麼事。她輕輕歎了口氣,這麼想著。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