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澜。

名字叫落澜。是个文手,偶尔画画,目前沉迷于J家男人们的美色,混过刀剑乱舞,不和刀谈恋爱主义,产出缓慢,只会产日常,如有OOC请指出,不喜请轻喷,感谢来访。

©落澜。
Powered by LOFTER

【灰庭/蔓越莓通心粉】戦い【附赠片段有】

Rigatona和Cranber的战斗场面,其实是在那篇《拥抱》之后写的,只是没发上来。
OOC大概有。
祝阅读愉快。

=================================

“又见面了啊——Cranber。”
“呼呼,又见面了呢,Rigatona!”
战场上,两位女性相对而立,她们一只是恶魔,而另一只则是有着雪白翅膀的天使——像是普通的问候语中却满含着火药味。仿佛大战在下一秒就会爆发——
有着棕色头发的天使首先挥出了拳,拳套上的金属反射出闪亮的光泽,而被称为Cranber的恶魔则迅速闪过了攻击,由低双马尾形成的长满尖刺的翅膀扇动着将她的身体带向高空,手中有着莓类装饰的长杖挥动,带着她力量的大片血雨从天而降,偏头又一次躲过了Rigatona的拳头,但却被对方的右拳击中了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无法继续飞行,夹带着眩晕的感觉让她开始迅速地下落。但扭曲的疯狂笑容却从未从她的脸上消失——
待她终于稳住了身体,Rigatona的拳头已经如雨点般袭来,一一躲过后她竟直接伸出手抓住了Rigatona的肩,并使出全身的力气将Rigatona翻转到自己的身下,压着她全速向下坠落。
属于天使的长发被气流吹动着拂过她的脸颊。Cranber兴高采烈地看着满脸怒容的Rigatona,然后迫不及待般的,张口咬向了她的肩头。
轻易划破布料的牙齿狠狠刺进了细腻的皮肤,令人兴奋的血腥味灌满口腔,咚的一声巨响——两人终于坠落到了地面。

“呼呼、呼呼呼呼——啊哈哈!”
“……Rigatona……果然很美味呢❤️”

Cranber直起了身子,望着Rigatona那双失神的红眼睛,在满脸满口鲜血的衬托下,露出了扭曲的微笑。

Fin
=============

Omake:

*祖先和后人(?)们同时存在的和平世界注意

“唔嗯……Rigatonaさん,好像和Cranberさん的关系不太好的样子呢……没关系吗?”
那天的早餐时间,Macarona不安地看着自己的那位祖先——比她厉害的多的,参加过那场战争的女性,然后提出了这个困扰她许久的问题。
“嗯?你说Cranber?”
Rigatona打了个哈欠,咬下一口涂着蔓越莓果酱的面包,眯起那双红眼笑了起来。
“不过是只爱咬人的小猫而已。”
说着她解开军装的扣子,半脱下来露出一边肩膀。
那上面满是大大小小的牙印,而且看起来每个都咬的不轻。
Macarona突然觉得,“只是什么都吃而已”的Rawberry还是很可爱的。

=================================

感谢阅读,Omake是用来撑长度的x
很喜欢祖先组,不过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写海囚相关。
不喜请轻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