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澜。

名字叫落澜。是个文手,偶尔画画,目前沉迷于J家男人们的美色,混过刀剑乱舞,不和刀谈恋爱主义,产出缓慢,只会产日常,如有OOC请指出,不喜请轻喷,感谢来访。

©落澜。
Powered by LOFTER

【Unlight/王子兔子】瞪眼游戏

排版很奇怪注意全篇繁体注意Bug依旧多注意烂尾注意

=======================================

  那本該是一個平靜的早晨。

  少女邁著像貓一樣輕的腳步來到了宅邸的大廳,環顧了一下後,目光落在了沙發上,在確定不會有問題後,她走向了沙發上沉睡的人身邊。
  ……這本該是一個完美的偷襲計劃,當然,只是史塔夏單方面的這麼想。

  但似乎並沒那麼順利——在她走到熟睡的王子身邊觀察他的睡臉時,古魯瓦爾多毫無預料的睜開了眼睛。
  史塔夏嚇了一跳,迅速縮到沙發後面,然後感受著王子的反應——但他似乎……又一次睡著了。

  真不愧是睡王子。
  她想著,试图又一次探出头。

  但這一次沒那麼幸運——她被揪住髮飾提了起來——如同被輕易揪住耳朵捉住的兔子一樣。

  “啊呀。”
  她眨眨眼睛,沒有想像中看起來驚訝,只是象徵性的發出了……感嘆?
  “你是怎麼發現的?”

  顯然是一幅剛睡醒模樣的王子輕笑著,放開了她。
  “你認為在我睡覺時靠近我我會毫無察覺?”

  “嘛,畢竟是睡王子。”
  史塔夏努力抚平皺掉的頭飾,繞過沙發走到古魯瓦爾多旁邊坐下。

  “所以,有什麼事?”
  整理著衣服的古魯瓦爾多並不在意她剛剛的話,斜靠在沙發上看著她。

  “太無聊了嘛!最近都看不到人……”
  她鼓起臉頰蜷起身子,转头看着他:
  “啊啊,不然你來陪我玩吧?”

  “……”
  古魯瓦爾多用手撐著頭,只是看著史塔夏,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終於開口:
  “如果能引起我的興致,陪你也無妨。”

  少女黃綠色的眼珠轉動了幾下,然後說出了她最擅長的那個遊戲。
  “喂,陪我玩瞪眼遊戲吧。”

  那對常人來說本是極為無聊的遊戲……毕竟只是互相对视而已。或許是因為她那喜歡凝視的奇怪興趣,史塔夏似乎對這種遊戲非常癡迷——即使她每次都贏不了。
  於是王子便維持著面無表情的樣 子,就這麼轉過頭和史塔夏對視。而史塔夏很快意識到遊戲已經開始,於是她也同樣板起了臉,雖說沒贏過幾次,但她似乎並不認為自己會輸。

  時間一點點流逝,期間也有幾名戰士經過大廳,但古魯瓦爾多卻並未受到任何影響……史塔夏甚至覺得他快睡著了——於是她決定使出她準備已久的“最終武器”,她從大小姐手中借來的裝扮道具——“聖誕胡子”。在她和大小姐玩這個遊戲時就是在人偶娃娃戴上它的時候輸掉的,大概不會有什麼比這更能引人發笑了吧?她一直抱有這種想法。但古魯瓦爾多對她的舉動似乎感到有些疑惑,在幾秒的沉默後,他伸出了手——

  把史塔夏兔耳一樣的頭飾摘下來,戴在了自己頭上。

  “……噗……”

  史塔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接著在意料之中的,她爆發出了毫无形象可言的疯狂笑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什麼啦超好笑耶!”

  而古魯瓦爾多只是把頭飾戴回了她頭上,然後拍拍依舊笑得前仰後合的史塔夏的肩膀。

  “我贏了。”

Fin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