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澜。

名字叫落澜。是个文手,偶尔画画,目前沉迷于J家男人们的美色,混过刀剑乱舞,不和刀谈恋爱主义,产出缓慢,只会产日常,如有OOC请指出,不喜请轻喷,感谢来访。

©落澜。
Powered by LOFTER

【灰庭/眼罩组】舞会。

那是一次在天使长Wodahs的提议下,黑白城中即将举行的大型舞会,虽说是为了庆祝这个世界的天使和恶魔和平相处了如此长的时间——但实际上也是为了让那两个NEET去参加社交活动,白神Etihw倒是没有任何意见,但Kcalb却成天摆出一副臭脸一幅不乐意的样子。
“毕竟是常年家里蹲的家伙。”
Grora听Wodahs叹着气这么说:“兄长要是再不出门的话脑袋上就真要长蘑菇了。”
听了这话的Grora好不容易抑制住了想笑的冲动,却稍微担心起了自己——她忘了她还有没有舞会时可以穿的衣服,Wodahs倒是轻松,挑一套黑色西装就可以去了。
她搔了搔头发——她总不能还穿那身衣服和那双长靴去吧?于是Grora便决定回到房间,在自己的那个柜子里好好找一找……
幸好,她在箱子深处翻出了一套灰色的礼服长裙,和一双舞鞋,并且前提是她都穿得下。
舞会举行的日子还是到来了,她穿着那身礼服,看着几乎满是灰色村居民的大厅——大概所有人都到场了。人群中偶尔也会出现熟悉的身影——像是穿着男装来到现场一本正经邀请Froze跳舞却被狠狠吐槽的小恶魔Yosafire,就算跳着舞还是板着一张脸的Greif和似乎被吓得不轻一脸冷汗的Lowrie,以及窝在摆满食物的圆桌旁边吃着东西的Rawberry和在一边看着她的Macarona和姐姐Raspbel……
倒还真就没看见Wodahs在哪里。
喔,倒不是说那家伙没来,后来Grora在靠墙的位置找到了他,当时他正看着魔王和天神跳舞——奇怪的是那两人虽说被天使长称作NEET但在这种场合却足够闪瞎全场人的眼睛。
“怎么?天使长居然不去找个女孩一起跳舞?”
她走过去,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笑意。
“…………。”
Wodahs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还是说你想和你兄长跳舞?”
“开什么玩笑。”
“那好吧,我可以请天使长你跳舞吗?”
Wodahs愣住了,然后说到:
“通常不都是男性去邀请女性吗?”
“是啊,你跳女步。”
她笑着说出这种话,等待对方的反应。而她马上就后悔了——面前的人正低着头仗着高了30cm的身高看着自己,仿佛在说以这种身高差他跳女步是不是不太合适。
“啧,行了——我跳女步。”
Grora被这样俯视的有点不耐烦的说着。
“…………”
面前的人似乎终于妥协般的离开墙壁站直了身子,Grora转过身,却听见身后的Wodahs开口——
“我可以邀请你来跳一支舞吗?”
她双手抱在胸前又转了回去,努力装出严肃的样子,但看到对方伸出手的动作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Grora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我的荣幸。”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