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澜。

名字叫落澜。是个文手,偶尔画画,目前沉迷于J家男人们的美色,混过刀剑乱舞,不和刀谈恋爱主义,产出缓慢,只会产日常,如有OOC请指出,不喜请轻喷,感谢来访。

©落澜。
Powered by LOFTER

【Unlight/瑪夏】貓耳日。

大小姐說,今天是貓耳日。

原因是在某種語言中222的諧音像是貓叫一樣,於是這樣一個日子便在不知何時定下了。

首先心甘情願戴上由侍僧布勞所分發的不同顏色的貓耳的是一些女性,例如瑪格麗特,貝琳達和史塔夏,當然原本就有一對貓耳的艾茵也是一副十分開心的樣子。像是弗雷特里西這樣喜歡一起鬧騰的男性也同樣戴上了——而伯恩哈德則是被他弟弟強迫著戴上了深紫色的貓耳裝飾,剩下的還有一小部分人——例如布列依斯和艾伯李斯特,則是在大小姐的苦苦哀求下無奈地戴上了貓耳裝飾。

至於剩下的其它人,則是在大小姐找到他們時找理由離開現場,或是乾脆一臉冷漠的看著大小姐,只是從面部表情幾乎都能看出“我不想戴”這四個字。


瑪爾瑟斯也是其中一人,而且他屬於後者。


“呐呐,瑪爾瑟斯為什麼不戴呢?”

紫發的少女坐在他房間的窗臺上一臉愉快的看著他,黃色的眼珠骨碌骨碌的轉動著,頭上的貓耳隨著動作微微晃動。

她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個黑色的貓耳裝飾,貓耳下面還打著紅色的蝴蝶結。

“不戴。”

“耶——?明明戴上會很可愛!戴上嘛!!”

“……”

他乾脆以沉默來回應對方。

“不然就來和史塔夏玩遊戲吧!輸掉的話就要戴上喔!”

“如果你想去找誰打一場的話,建議你去找蕾格烈芙。”

史塔夏鼓起臉頰,從窗臺上跳了下來。

“不是啦!來玩瞪眼遊戲吧!如果瑪爾瑟斯輸了的話就要乖乖戴上貓耳喔!!”

“……好。”

他完全有把握不輸掉這場遊戲,雖說少女喜歡凝視,但當他們玩這枯燥的遊戲時他還從未輸過,原因是史塔夏常常會看著他莫名奇妙的笑出來。

於是史塔夏第無數次的在他面前板起臉,滿臉認真的凝視著他,而他也一如既往面無表情的看著史塔夏。

時間在慢慢流逝,史塔夏似乎也認定了這次一定要讓他戴上貓耳,堅持的時間長了不知有多少,他難得的開始感到無趣——有這時間還不如去做些其它事情。

這樣的想法一出現便留在腦內揮之不去,幾分鐘後,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放下一直拿著的書本準備離開房間。

“欸?!走掉了?!”

“很無趣。”

“那麼就算瑪爾瑟斯棄權輸掉了喔!!按照約定戴上這個吧!”

“什……?!”

他驚愕的回頭看著滿臉“得逞了”表情的史塔夏,然後嘆了一口氣,接過那對貓耳戴在頭上。

“這樣你滿足了嗎?”

史塔夏睜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可愛耶!!瑪爾瑟斯戴超合適耶!!哈哈哈哈哈哈!”

他無奈地看著捧腹大笑的史塔夏,然後扭轉門把手出了房間——當然,沒有摘下貓耳。


對此,大小姐表示十分的愉悅,作為獎勵——她給了史塔夏一大堆紫色和紅色包裝的糖果。


Fin


评论(2)
热度(9)